主页 > Q慢生活 >Netflix 原创剧《超感 8 人组》与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 >



Netflix 原创剧《超感 8 人组》与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

2020-05-24

Netflix 原创剧《超感 8 人组》与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

最近几週 Netflix 做了 2 个让人相当意外的决定:5 月 24 日,Netflix 宣布取消巴兹鲁曼担任原创的《布朗克斯:街头少年音乐梦》,成为 Netflix 极少数未获得第 2 季续约的影集(基本上,扣除实验性较强或明显有结局的作品如《随意芝加哥》或《爆爆奇女子》, 在 Netflix 被砍比续约还难)。在这之后不久,一向有相当高讨论度的《超感 8 人组》同样在 6 月 1 日遭到腰斩,即便全球各地的粉丝联名请愿,也丝毫无法动摇 Netflix 的决定。

就官方说法而言,这件事其实一点也不複杂。用 Netflix 内容长泰德萨兰多斯自己的话说:「传统上,你一定会问,就你花的钱来说,有(足够的)人在看剧吗?… 我的意思是,一齣製作所费不赀的剧有着大量观众,这一点问题都没有;但一齣所费不赀的剧观众却寥寥无几,即便在我们的营运模式下也撑不了太久。」竞争对手 FX 的原创节目总裁更直接挑明:「他们(Netflix)总不可能有一万齣剧… 这会让他们重新回到生态圈里,跟大家一起做最好的剧,做最明智的决定。」

Netflix 原创剧《超感 8 人组》与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《超感 8 人组》

逻辑上,这说法绝对没有问题。虽然 Netflix 传统上不会提供媒体影集的观赏数,只会用「大受好评」或「非常热门」或「至今最高」之类的用词含糊带过,但根据报导,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每一集的预算高达 1200 万美金,拍摄地点横跨全球的《超感 8 人组》一集也要花上 900 万。即便 Netflix 花在原创作品的预算是竞争对手的 N 倍(Netflix 预计 2017 年会花费 60 亿到 70 亿美金在原创内容上,对比 HBO 的 20 亿,或 FX 的 10 亿,绝对相当吓人),仍是一笔庞大的支出。去年 Netflix 已取消了《马可波罗》,今年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评价平平又成本高昂,被砍似乎是意料之中。至于《超感 8 人组》,纵使(包含笔者在内的)死忠观众再怎幺不捨,但本剧完全没有艾美奖声势,假如观赏数字不如预期,被砍似乎也是注定的结局。

事实是,影集被砍向来是稀鬆平常,如 Netflix 这样无止尽的扩充且大小通吃(套句 FX 总裁约翰兰德格拉夫的话,「FX 像是用鱼叉猎鱼,Netflix 则像是用流刺网捞鱼」),才是挑战公司营运的逻辑。特别是当 Netflix 的观众数成长向来与原创作品数、以及投资在原创作品上的资金成正相关,一年又有 60 亿美金可花,担心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与《超感 8 人组》会不会是 Netflix 停止产出创作内容的开始,现阶段还算是杞人忧天。

Netflix 原创剧《超感 8 人组》与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

比较有趣的是,在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与《超感 8人组》先后不获续约的期间里,Netflix 执行长里德海斯汀有这样的发言:「事实是…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的成功率太高,所以没有获得我们续约的剧总数太低… 我一直要求製作部门要更冒险一点,更疯狂一点,因为这样我们应该要有更高的砍剧率才对。」当《超感 8 人组》接着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被砍的时候,许多媒体将此解释为被砍的原因。对此,萨兰多斯的解读则是,「如果三不五时你失败了,这就代表你不只是墨守成规。如果成功接踵而来,你必须要问自己:你有一直努力吗?你所做的事情是不是太传统了?」

就上述说法,海斯汀以不久前刚获续约的《汉娜的遗言》作为例子,认为该剧的成功是 Netflix 过去完全始料未及的。而的确,比起製作费用昂贵、团队声名显赫(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有《红磨坊》的导演巴兹鲁曼,《超感 8 人组》则是来自《骇客任务》的华卓斯基姐妹),但回收明显不如预期的 2 齣重点作品,《汉娜的遗言》在製作上更要便宜简单太多,却引起了更大且更难以预料的迴响,一如去年夏天的超级强档《怪奇物语》。上述 2 齣剧,加上作品如《谋杀犯的形成》、《先见之明》等,似乎也点出 Netflix 的未来方向:一系列小(便)型(宜)的、分众明确的、话题性高的影集作品,有打到目标便续约,没有就下次再接再厉。

Netflix 原创剧《超感 8 人组》与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《汉娜的遗言》

Netflix 不是没有资本製作规模近似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史诗影集来引爆话题,但似乎现阶段,一如其电影事业,它会更想去累积大量的、受众截然不同的内容,以中型製作取代大型旗舰,期待铺天盖地的题材,成为吸引观众订阅的工具。比起单一一齣剧的高点击率,比起能够触及到不同族群的观众订阅,后者才是 Netflix 成功的真正关键。当然,随着剧集数量节节攀升,未来 Netflix 要如何做好分众行销,确保对的作品能被对的看到,恐怕才是更大更艰难的挑战——毕竟,假如每个月,甚至每週,都有全新影集上架,要怎样将作品讯息传达给观众,同时避免其资讯疲劳,对其绝对是个甜蜜的负荷。

总有一天,Netflix 会很难再找到新的订阅户。总有一天,Netflix 的预算会饱和。总有一天,Netflix 必须开始缩减自己的成本支出。但《超感 8 人组》接着《街头少年音乐梦》被砍并非意味着这一天已经到来,而是 Netflix 持续在为那天的到来做準备,试图以更多元更有野心也更冒险(但不意味着更昂贵)的内容,抓住更多观众的注意力。至于如果现阶段没有感兴趣的剧怎幺办?别担心,一齣被砍,下週搞不好又有 2 齣要上架了…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文昌G地生活|专注于旅游生活|关注健康生活|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沙巴官网体育 万鸿平台注册_摩天城体育 博万通官网_金钻石娱乐app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沙巴官网体育 新濠万利彩登录_必赢贵宾会怎么卸载 大奖888黄金版登录_宝盈bbin客户端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信和娱乐app BET9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豪亨博会员登录_v1bet地址 yzc999亚洲城_bet9平台登录网址